妙祥法师从起床这件事就能看出你修行的急缓

【作者:佚名   来源:不详   发布日期:2016年04月25日   共有人阅读本文】

收藏此文 【字体: 】 【 】【

核心提示:妙祥法师,辽宁海城大悲寺住持。居家学佛期间开始过午不食,严持五戒。后礼安慈法师剃度,于山西五台山受比丘戒。1995年自五台山行脚至辽宁盖县,沿途托钵乞食,不摸金钱。1996年至1999年在辽宁本溪深山止语闭关,期间主修楞严七,每七122天,头7天常立不坐,中7天发愿;后7天诵咒,共22天不睡,接着静坐100天。闭关三年共打八个楞严七。2000年起住锡海城大悲寺至今,每年率大悲寺僧团行脚乞食至今。凤凰佛教《般若讲堂》栏目今日刊登法师对出家弟子开示如下。

从起床这件事就能看出你是否在努力修行(图片来源:资料图)

我们继续往下讲,前天讲到(《四十二章经》)第三十四章“处中得道”。这个“处中得道”很重要,因为我们在修行中要不急不躁、不懈怠,这是很重要的一关。但是我们必须得清楚:勇猛是智慧。你要是不懂得勇猛智慧,就不会有一个不急、不躁的问题。因为你根本就没有过“急”,你再有一个所谓的“不急”,得中道义就不存在了。

这个中道义,你首先得看看我们自己是否在急修,有的人并没有急,就认为自己已经急了,所以我得缓缓修。你想得到那个中道义是不可能的。这个中道义必须在急的基础上,你再把它缓下来,这才有一个中道义。否则的话,我们本来想得到中道义,但是实际上已经是懈怠了,以为那是中道义,这也是一大弊病。

很多人说:修道不能着急,着急就容易绷。他以这个为理由,实际上他也不太清楚,倒不一定是故意的。就是说,他害怕急,心里害怕,害怕急就缓下来了。实际上,他原先那个地步已经在缓了,而且他再缓一缓,那就成了懈怠了,懈怠加懈怠。所以说,你想在这里去求中道义,它就求不了了。

之所以给大家讲,因为这也是很重要的问题。就是说,我们要知道急和缓的关系,要处于不急不缓的中间才能得到中道义。首先,我们自己每天检查:我是不是在急修?这个很重要。有很多的人就把缓修的这个过程误认为是急修,他说:“我现在已经吃一顿饭了,也跟着两点钟起来,我这就是急修。”他不知道,他这里有很多误区的地方。

第一个,检查我们的用心问题,你起来的第一个念头,起床以后的念头、用心,你检查一下,是在做什么。有的人起来的第一个念头:“哎呀,太累了!再多睡一会多好!没办法,起来吧,再不起来要挨说了。”你已经不在修了,这已经是属于缓修的念头。

如果你起床第一个念头:“今天我得抓紧修行,这已经睡得差不多了,可以了,虽然有点疲劳感,还没睁开眼睛,那是我的习惯性。”你这才在修的范畴里。如果起来的第一个念头:“哎呀,我怎么多睡这么长时间,赶紧的,怎么又贪睡了!”这个念头属于急修的念头,和缓修不一样。这个念头是否正确,我们都得检查。这是起床刚一醒的念头。

第二个就是起床,有的人晚上睡觉的时候把袜子也脱了,光脚睡,衣服也打开,他不再修行,已经有睡觉的概念。起床以后找找袜子、找找东西,而且并不能马上离开床,而干吗呢?萎一萎,叠一叠被,不能及时离开床。没有及时离床,这已经是懈怠了。

我们起床应该是马上就起来,衣服都是现成的,袜子早就在那穿着,我们随时都准备着,像部队备战的那种状态,随时都准备了生死。从不会想:“我这一生还想去脱袜子、脱衣服,再想睡第二觉”,没有这个概念了。这个概念是世间人的概念,在我们修行中没有这种概念。我们是什么概念呢?就是一个:修行,就是修行。

睁开眼的时候,我们一看,“哦,已经睡了,行了,赶紧起来。”醒了以后,赶紧起床下来。不能说:“哎呀,刚打完板,我再休息三两分钟。”就这两分钟,都会在你脑子里种下一个懒惰的思想,所以这样不行。

起床的这个念头一定要及时,不光是念头要有,而且还要离开,马上起来,赶紧下床,下床收拾收拾,赶紧处理自己的事情,不能在床上靠着。你要是在床上靠着,本身就有个贪恋床。佛在八关斋戒就告诉了,不允许坐高广大床。万佛城的要求是不倒单,就是因为床也是我们生死的一个根本,我们现在都贪恋在床上,所以这个床也是很麻烦的。

现在就举了这个例子,还有很多。从起床开始到上殿、排班等等,我们都有一个用心的问题,得道不得道就在这上。我们想修的就是直心,有时候我们虽然也跟着大家去做,但是为什么不得道?就因为我们这里用心不正确。

直心是道场,因为你老给自己加了一个缓冲的念头,实际上就影响了你的直心,影响了你的整个效果。事情还做了,但效果不好。你多贪恋那几分钟,实际上就给自己的习性造成了一个环境,这样的话会影响我们得中道义的。

在这个不急不躁的情况下,我们应该知道急修和过分的急不一样。我们一定要知道什么是勇猛,要是不知道勇猛,我们往往把缓修当成是急,去对治这个急修了,而失去智慧。所以大家应该清楚,修道就不能让念头跑了。

当我们特别急的时候,心里感到烦躁的时候,这时候要缓,缓一缓。像开水开了,怎么办?我稍稍对点凉水,对点凉水,它就会缓一缓。缓的目的不是别的,让心情稳一稳,我再去修,并不是说我从此以后不修了。有的人刚一修,比如磕个大头,肚子疼了或是有点难受,“得了,我就不磕了。”就像因噎废食,被食物噎住了以后,以后不吃饭了,这个人就笨了。

我给大家讲这些主要是说明:不能过分,但是也不能懈怠。我们现在主要是不要懈怠,这个是主要的。我们离这个急还差得远,因为什么呢?因为你的眼眵还没有出来,眼睛还没有红,你嘴里还有味道,走道还东看西看,这就说明你的心还没修到那个地步。

真正急的时候,那你成天连头都不会抬的,那眼睛都是通红的,修得火都上来了,都上到脑袋顶上去了。只有这个时候,你才有一个修的模样——这是我的看法,你这个时候才有一个修的模样。

但是大家也得注意什么呢?就是别急、别躁,别让一时的心情激动影响你以后的修行。你别为了修这一会儿功夫,而且耽误时间,这也不好。但你也不能说:“我已经努力修行好一会了,哎呀!我别急了,赶紧多放松,多休十天。”那也不行。自己给自己创造休息的条件,这个不合适。

我们心里应该时时的有一个标准,每时每刻都不让它松懈,而且心里还能调整好。这样的话,时间长了,我们就把自己的念头空下去了,当不再打妄想的时候,中道义就现前了。把它调整好,身体调整好,时间概念调整好,意念要调整好,不让它生烦恼。

生烦恼就是因为我们第一个念头不正确,已经有念头不正确。念头不可能不生,但是你用的不是善的念头,所以必然要生出烦恼。如果我们用得非常正确,而且天天都在法喜之中,道就不会失去,一定会得道的。

关键字:法师,从起,起床,这件,这件事,就能,能看,看出,修行

责任编辑:admin

๑۞๑ -→下一篇文章:广钦老和尚在舒适顺意的境界有什么可修的?
๑۞๑ -→上一篇文章:阿姜查一些出家人为什么会去坟场中打坐修行?